由大灾之前众生表现想到的

香港的一个评论员讲得好,捐款是一回事,监督是一回事,你可以加强监督,但你不可以拒绝捐款。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有理性的选择,会选择一种最优的方式去实现最好的结果,不像动物,如猪,狗,如果放食物的地方有电,以后它们就不去了。当我们面对大灾时,你可以不相信政府,但你却需要做点什么,最坏你可以不作为,但绝对不能像那个逃跑的老师那样到处宣传自己在地震的时候丢下孩子跑了。

捐款不在于多少,十块,五十,一百都可以,心到了,意到了,心里也舒服,这些钱那怕只有百分之一到了灾民那里,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救命钱,而我们损失的只有一天一个星期的烟钱,甚至对于某些人来说只有一包烟的钱。捐给灾民的钱总比我们去寺里上得烧掉来得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