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所有与理想死磕的人

罗永浩的“锤子rom”发布会成为热门网络事件,由于之前的高调,罗永浩被不少人认为玩砸了,“革命”成了笑柄,流传最广的一句妙语是:“乔布斯重新定义了手机,罗永浩重新定义了傻逼。”很多批评挺中肯,有些挺伤人,但在嘲笑与奚落中,我分明能看到罗永浩在嘿嘿地笑,带着得意。

我是手机盲,不懂硬件也不懂操作系统,闹不清楚矩阵和九宫格到底谁更丑,至今用一款“MOTO戴妃三防智能手机”发微博,每次都被网友赞为奇葩,有人痛心疾首要买一部手机送我,好像我用“戴妃”是一种罪过。所以,对“锤子rom”这样的产品,我完全提不出意见。但我知道,罗永浩不是一般人,你不能很庸俗地宣布他败了,或以为自己的口水摧毁了他的自信,以我的经验看,结果往往相反。

上初一的时候,有个同学跟我玩得最好,我们每天一块疯,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一天我去他家,看到卧室墙上贴着张纸,写着我们班成绩排名,我第三,他十几,一个箭头从他名字出发,划了个弧线然后对准了我。同学偷偷定了一个赶超我的目标,我当时太过幼小,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一个学期后某天,班主任满面春风地宣布我这个同学考了全年级五个班总分第一。那个瞬间对我的震撼是空前的,我被一块玩的哥们直接击倒,而且站到一个我望尘莫及的位置。虽然后来他又下来了,但从此“在我心里越发高大起来”。

我还有个同学,也玩得不错,初中全混过去了,考高中才考一百多分,他在我们那个小城没任何背景,父母又在农村,于是注定命运惨淡。他一直硬着头皮挣扎,除了不参加黑社会,其他活全干过,重体力工人,开录像厅,搞传销,给老板开车,拉我一块批发黄片差点被逮住,骑摩托车摔破头没钱包扎,用传销的产品糊到头上。后来帮人办证,再后来,办修车行,办驾校,买车,买房子,再买房子。现在想起来他的苦日子,我还能想起《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那个庸俗不堪的小城根本配不上他。

还有一个同学,只对数理化感兴趣,整天佛一样地微笑,小宇宙十分强大,高中把大学的课都自学完了,就是不学政治之类,没考上大学,上了本地一个专科,两年后专升本,两年后上研究生,又三年成理论物理博士,现在快当数学教授了。

大学时,有个哥们在我们班旁听过,说一口听不懂的地方土话,毕业后我们各有去处,也不知他在哪里晃荡,一天在北京见他,成了推销员,正在推销奶糖,还让我吃两颗,然后又没了消息,当然我也没认真打听过,总觉得他要回老家去。再过几年,有人说,他后来推销户外广告发了财,开着宝马做生意。

不用再举更多例子了,他们肯定也存在于你的身边。当我一天一天地过日子,我的这些同学,每天都在跟自己死磕。我也常励志,设想如果天天跟自己较劲,肯定能做出很多事,这些事做出来一样就能改变中国当代史。但是,在我的人生道路上,遍地都是烂尾楼,因为总不愿把自己置之死地,让自己舒服不是人生理想,却是每天的第一任务,找各种变态的理由灌自己,其实心里为根本不去做而自卑。也由此,作为听天由命的人,我对各种特想不开的死磕型人才敬重有加。

作者:潘采夫

罗永浩跟我的同学们没有区别,只不过他成了一个文青,办英语学校,开网站,给人录唱片,跑去赈灾,斗西门子,有的很有意义,有的很不靠谱,被人当面骂为傻逼还一脸幸福那种。但是,当你各种围观评论的时候,也许突然会心里想一下,这厮竟然已经做了这么多事。

对于有理想又愿意死磕的人来说,造手机绝对不是最荒诞的事,当年李书福说造车有什么难不就两个沙发加四个轮子,有人笑得直抽抽,等他们直起腰来发现这疯子把沃尔沃买了。当漫天的口水对准李书福罗永浩,我不怀疑他们会将其当成礼花,并钦佩地对自己说一句“哥真不是一般人”,然后继续干活直到成功或彻底失败为止。

当罗永浩深夜埋汰乔布斯有人觉得他自大,但也许会有人能联想,也许那个时刻,他正在搏命做事,也许绝望万分,前景黯淡,随时放弃的诱惑很大,那个时候想想乔布斯,并吹嘘一下自己,其实只是为了温暖一下自己,鼓鼓干劲而已。古往今来的圣徒、英雄、领袖、偏执狂、教徒、疯子、大师们,谁不是整天对自己说“哥真不是一般人”呢,不邪性,难成事啊。

我喜欢所有跟梦想死磕的人,这个国度需要评论转发型人才,而埋头死磕型更值得关注,因为他们更有价值。无论是跟政府、时代还是跟命运、自己死磕,只要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都可称得上有英雄气概。默默地死磕与响亮地死磕并没有区别,罗永浩只不过把话先说出来,让“庸众”鞭策自己前进罢了。

当然,没有人没有缺点,你有权喜欢或不喜欢,罗永浩性格中有些方面是我来不动的,但评价一个人的时候,应该侧重评价他做的事,他的价值观,而不是他又说了什么,他是讨厌鬼还是可爱多,你又不是找男朋友女朋友。同样一个人,同样一件事,每个人都看到不同的侧面,这取决于你自己。

写完一条微博之后,看到一条回帖深得我心,“Aimitu:响亮的死磕可以用自己的梦想去闪一下别人,带给人们更多的乐趣即使是围观。闪光多了,世界会更明亮。”能这样明亮地看世界,多好。